Press / 媒體報道

  • A Successful Special Preview for School of Visual Arts and NYCOS’ Past Sponsors, August 18, 2010 On the night of August 18, 2010, an off Broadway production of the newly created Peking Opera, the Story of Ruth, was performed by NYCOS to the delight of over 200 friends and patrons of Peking Opera at Beatrice Theatre of the School of Visual Arts. The exclusive Appreciation Event was made possible by the ...
  • 監獄探訪紀行 – 定宇 監獄探訪紀行 定宇 “匡噹"一聲,沈重的鐵門在我身後重重關上。這是我進入監獄後第三道鐵門了。幽暗通道旁小警衛室裏,獄警透過玻璃窗,揚手示意。我將手伸入窗口內,他用一方木章蓋上一個看不見的瑩光印,隨後,我再推開通道另一側的門,總算進入了會客室。 這是我第四度隨教會朋友來監獄探訪受刑人,我們一方面是安慰這些長期缺乏 被關愛的同胞們,另一方面是想將基督拯救世人的福音傳給他們。 監獄,一個沒有人願意進去的地方。英文裏不管叫“Prison” 或者是”Jail”,都給人一種森冷可畏的感覺。但現在紐約州整個七十餘座的監獄,都改稱為“教化所”(Correctional Facility),聽來溫柔、可親,像是學校一般,可是我探訪過的監獄,個個高牆聳立,刺網圍繞,腦海只浮現一個成語:「插趐難飛」。 說來奇怪,紐約的監獄大多建在山明水秀之處,而且愈是重刑犯的監獄,風景愈佳。拿著名的「猩 猩監獄」來說,它建在上州,哈德遜河北岸,依山傍水,青山環繞,晨曦晚霞,美景不斷。莫非當年的獄政官員,想藉大自然的美去洗滌眾梁山好漢們心中暴戾之氣? 進入會客大廳,只見滿室的受刑人和親友們在熱烈地交談,一時間,嗡嗡之聲,不絕於耳。循著虎背雄腰的獄警指示,我坐定位置等侯待訪的受刑人。會客廳小桌的設計是,受刑人面向高坐一側的獄警,而探訪者則面對受刑人。獄警隨時喊起立,所有受刑人得立刻站好,其目的大約是打斷漸漸高漲的聲浪,或觀察受刑人有無逾矩的行為。 我這幾次探訪的對象,隱其名,姑且稱他「小江」吧!小江大約有三十五、六歲,中等身材,相貌端正,舉止斯文。他是紐約市出生的ABC,雖然出自一個破碎的家庭,但聰明的他,依然考入紐約市三大名校之一。在讀高中時,他開始混幫派,仗著人多勢眾,他的氣焰也日益囂張。有一次,在和別的幫派爭執時,他一時衝動,持槍行兇,造成一死一傷的重大刑案。幸好他犯案時未成年,在經數年的纏訟後,法官判他二十五年的刑期。 我看到小江時, 他已服刑十五年了。這期間,離異後的父母從未探視過他。唯一的兄長也因為在軍中,極少來看望。倒是當年為他打官司的律師夫婦,每年聖誕節會寄一份禮物。他孤寂的心靈可想而知。 按獄方的規定,帶給受刑人的罐頭、食品及其它物件,都得經獄警一一檢查 後,再轉交給他們。所以,我們是兩手空空的面對受刑人。所幸在探訪的過程中,我們可以去買自動販賣機提供的「高價位、低品質」的雞趐膀,,漢堡等速食。小江告訴我,獄中的飯菜不僅是千篇一律,而且亂煮一通。晚餐在七點鐘用餐,得要捱十二小時後,才有早飯吃。所以,我們每次在探訪前,都準備好許多零錢,想讓受訪朋友能飽餐一頓。我和小江邊吃邊聊,漸漸地,小江打開他的心門,能說說他的煩悶和感受,也讓我見識到人間萬象中人性被煎熬的一幕。 小江在服刑的這些年,參加獄中提供的大學課程。他修完了大學經濟,且得到文憑。他喜歡速描,苦悶的時侯,就執筆狂畫。獄中工廠做工的微薄工資,除了買維他命外,都花費在畫畫用的紙筆。在談話中,小江一直抱怨被判的刑期太長,他已經是後悔自己所做的錯事,但為什麼一定要關到老?出獄後,又能做什麼,做多久呢?我正色地告訴他:「你有沒有想到被你打死和打成重傷的人,他們家人的感受?他們失去的是永遠的破滅,終生的殘疾,而你呢?就算不能假釋,再過十年仍舊可以走出這道高牆,仍然有三、四十年的人生。何不想想出去後,如何補償你對別人造成的傷害? 」他聽罷,默默無語。 探訪結束後,我們循原路折回。警衛在螢光燈下識讀進出記號,而我們要等到受刑人被全身檢查,通過後,才得放行。 基於管理上的考量,監獄受刑人不會在一所監獄蹲太久,一年半載就得換,而各個監獄的會客方法也不同。有一次,我到「烏鴉監獄」去探視小江,就跟在電影上看的那樣,隔著玻璃與小江交談,那就沒吃沒喝了。 監獄裏,一般小病痛,如頭疼、腹脹、肚子痛,獄方只有一服藥「泰樂隆」侍侯。有一回,我見小江用膠帶黏著破碎的眼鏡片,問他是否找醫生重新驗光,配副   新眼鏡,他說有,不過那已是兩個月前的事,何時配好、寄來,就遙遙無期了。 在幾次探訪過程中,我注意到非洲裔的受刑人占了很大的比例。來探訪的家屬們的行為舉止,大多顯得很隨便,小孩子尤其沒規矩。我在想,坐監的處分,有時是毀了兩代人。我也看到有一對老夫妻,為了每天能探視兒子,在監獄附近租屋而居,從早到晚,陪孩子在會客室打樸克、聊天。我不知道他們如此做了多久,又能堅持多久?但看到兒子犯錯,父母親卻一同受過,是該為做父母對子女付出的愛而欽佩,還是為了他們這種溺愛而婉惜呢? 華裔的受刑人仍舊是少數群體,我也和他們交談。其中許多是新移民,來這個國家時間不長,還尚未瞭解這個社會及其法律制度,就誤蹈法網。刑期短則十餘年,長則四、五十年。幾年前,有位華裔受刑人,受不了這種漫長孤寂的歲月,在感恩節的前夕自殺。可悲的是,他唯一的哥哥卻因外賣餐館火旺的生意,而不願來監獄處理其弟的後事。 一些有相同遭遇的受刑人,被教會這群熱心人士恆久、真誠的愛所感動,多年後接受了神,讓神進入他們的心中,成為他們生活下去的力量。這群生命被改變的基督徒,雖然刑期依舊,但他們因心中的釋放而充滿著喜樂。有一位受刑人,向神認罪、悔改,讓他的生命重新開始。他寬恕陷他於重罪的惡友,原諒他不貞的妻子,接納非他所生的子女。他高興地向我們說: 「真理讓我得自由,,雖然我身体在監獄,但我的心是自由的。監獄外的人,肉體雖是自由的,但內心卻被各種事捆綁,而失去真正的自由」。他在獄中進修神學院的函授課程外,還在獄中參加詩班,傳福音。 我參於監獄探訪事工時間不多,只有六次。我很佩服許多基督徒經年累月,不辭幸勞,每次開兩、三個小時的車,無論是狂風暴雨、酷暑寒冬,都不能阻止他們到各個監獄探訪。我想這些基督徒真正的快樂,是看到一個個在黑暗禁錮中的靈魂,一步步走向那遠處透著亮光的出口,脫離心靈監獄的那個片刻。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writemyessay4me.org/
  • News from Tong Xiao Ling Chinese Opera Ensemble (7-26-2010)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That bottled water www.writemyessay4me.org/ costs 700 times more than tap water!
  • 讀浮生六記 – 趙洛薇 讀浮生六記  在沈三白的筆下,文字簡練,優美,寥寥數語,把情景,韻味形容得有聲有色,並且給人感官上,留下很大想像空間,讓讀者遨遊享受其中。他舆芸娘新婚燕彌,同去滄浪亭避暑,三白寫道:「時當六月,内室炎蒸,幸居滄浪亭愛蓮居西間壁。板橋内一軒臨流,名曰我取,取“清斯濯纓,濁斯濯足”意也;檐前老樹一株,濃陰覆聰,人面俱綠,隔岸遊人往来不绝,此吾父稼夫公垂以簾宴客處也。」 短短幾句把屋,橋,水,樹窗外的人,窗内的人用筆勾劃了出來,景物有色,人物栩栩如生,读着有身臨其境之感。進得門來清涼渗心,臨河看水,綠蔭見樹,彼岸見人,垂簾時陽光由簾外透些許進來,室内恬適淡雅,實為談心吟詩的好處所。 “仰觀宇宙之大,府察品類之盛” 無獨有偶沈三白舆尝娘两位儒雅之人结為夫婦,有“閨房記樂”與“閒情記趣” 等,樂而不淫,談笑逗趣皆成文章。 不諳人事的他們怎知人間的險惡。對外人他們不懂應對得體,對父母不知適度適中,一唯恭順。對兄弟忍讓有加,代以受過。以致被逐出家門,從此厄運一直跟随他們,並危及到下一代。 在食不裹腹,衣不蔽體,貧病交困,極度困苦的情形中,他們並没有怨天尤人。 在沈三白歷經艱辛,去向姊夫惠來要回十年前借给他的十金,惠來曰:「郎舅至戚,即無宿逋,應竭盡绵力,無如航海鹽船新被盗,正當盤帳之時,不能挪移豐贈,當勉描番银二十圆似償舊欠,何如?」三白深知芸娘卧病,三餐不濟,每日翹首等待,而自已寒徹股慄,一路飢寒踉蹌而來,這是最後的生活来源,僅只拿得二十圓。此時此刻三伯垂首自問,红塵濁世,人情炎凉,舉頭向蒼天,奈何!然在三白的筆下,並没有悲天愴地,只說:「余本無奢望,遂諾之。」此時一個寒風中沮傷而無奈,身心交瘁的文弱書生浮現眼前,讓讀者潸然淚下傷痛不已。這是他深厚底蕴,他用手中的筆寫出膾灸人口的恬淡,而深刻的内心世界。 他俩一直受着精神和肉體煎熬,芸娘病中,三白不離不棄,一直陪伴在侧。芸娘病沉時曾唏嘘曰:“君之不得親心流離顛沛,皆由妾故 …… 妾死,君宜早歸。” 芸死後,三白當時是“孤燈一盞,舉目無親,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極!” 可此後三白並不回去自巳的家,漂泊在外,也不求取功名,以賣畫為生。 通篇傳記並没有特别的曲折情结也没什麽峰迴路轉。雖是作者追憶往事,寫出大家庭制度的封建,芸娘反常理的喜歡憨園,並舆夫婿作媒,反禮教的作為,确舆常人迴異不同,以及他與芸娘的鶼鲽情深。在沈三白娓娓道來的筆下,文字簡潔、婉約、飄然、靈空,各個景緻生色,人物神韻躍然纸上,他那淡泊名利的個性,用恬淡筆觸苦不寫苦,悲不言悲倒令讀者心中五味雜陳,感慨萬千。 文章立意,如老莊思想:“視淡漠實懇切,視荒唐實平實” ,好文章穿越了歷史時空留下永恒。 讀浮生六記時整日思緒漂浮在字里行間,也曾午夜夢迴,那凄美的文詞仍縈繞心頭,不由披衣下床,挑燈再看,以慰懸念之心。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visit cool URL
  • 醉園隨筆 “生日快樂” – 張欣雲 醉園隨筆 —– 生日快樂 張欣雲 11/3/09寫 6/12/10修改 看看月曆,在昨天的小筐筐中,有一輪新月的記號,還註明了new moon。 又記得今年的中秋節是十月四日,推算之下,顯然今天是我的生日,雖然不是百分之百的確定。過去從來不曾慶祝自己的生日,原因不外乎是忘了,偶而記起時,又大多錯過了。這當然要怪我的生日是以農曆計算了,若沒有一個中國日曆,的確很難作出判斷。 停下手邊的工作,把電腦頻道轉到“即時通”談天網。首先,在銀幕上所顯現的人物中,挑了一位較感性且距離較遠的朋友,送出一句話:嘿 ~ 看看月亮,我猜今天是我六十大壽。請問今天是農曆初幾?朋友馬上回覆說:祝你生日快樂! 別擔心,六十只是個數字,不是老,何況你的心境還很年輕 ! 唉,真是知音啊,我暗暗讚嘆著!怎知我的心境又何曾老過? 與人作了文明的溝通後,我想或許該放自己一天假,做點什麼不一樣的事以示慶祝。開車出門,在清晨幽靜寂寂的山途中,看到一個附近的鄰居站在路旁,拄著拐杖向我招手搭便車,我一如既往的停下車來,請他上車。一陣美式的寒喧後,我竟然蹦口說出:知道嗎?今天是我的生日耶 ~ 他居然配合得很好,很戲劇性的,用一種驚訝但愉快的表情與聲調說:「祝你生日快樂! 你會去教堂嗎?你的口音聽起來像希臘人。」可能每次讓他搭便車時,我都是帶著遮了大半臉的墨鏡吧!要不,他可能沒見過中國人。我看到貫穿小鎮的柳溪(Willowmack Creek),沿著小路靜靜淌流,秋末的朝陽柔和的灑在水面,波光粼粼耀眼。 據說西方世界今天與慶祝生日有關的各種習俗源遠流長,都起源於魔法和宗教。因為人們相信在生日這一天,人跟惡魔比較接近,所以親人朋友相聚一起祝賀、送禮、點燃蠟燭、說吉祥話等,旨在保護當天過生日的人不致被邪靈傷害,並確保他在未來的一年安康。後來西方人權文化興起,慶祝生日,像是為歡迎一個「新」生命的降臨而慶賀,為尊重每個生命存在的價值與尊嚴而歌頌,為鼓勵生命朝著陽光大道,步步前行;為生命自然的舞動而歡呼,為生命存在的奇妙而讚歎。 據說中國人過生日的習俗興起於魏晉南北朝,大盛於唐朝。有此一說,中國人確立生日習俗的思想基礎,是受佛教文化傳入的影響。因為佛教文化似乎很重視誕辰日。很多佛教節日實際上就是各個佛和菩薩的誕辰日,如佛教最重要的節日四月初八佛誕節是釋迦牟尼誕辰的日子。而這些佛教誕辰節日的流行,對當時中國人的生活與思想產生很大的影響。唐玄宗效法佛祖和菩薩,帶頭把自己的生日也定為節日之後,社會大眾對“生日”這種新民俗的認同就不可阻擋了。古代中國人用天干、地支的符號,加入因數字的諧音語意來判吉凶的習慣如「慶九不慶十」等,更使慶祝生日的涵意、儀軌及禁忌複雜化。而在我成長的環境中,只有老人和新生的男兒才過生日。慶祝生日好比慶祝他們繞過了鬼門關,老人矯幸的又多活了一年;初生的嬰兒倖存,祈求快快長大,日益強壯。 但在現代的美國社會與新潮的中國社會,我所感覺到的生日文化似乎又漸漸改變了。生日只是禮物、吃喝玩樂、蛋糕、蠟燭、許願及唱生日快樂的那首歌。好似沒唱這首歌,慶典就不算完成。孩子牢牢記住生日,往往是因為只有這天可以要求一個大禮物,或有其他什麼好處。大人過生日為了隨俗禮節,與家人朋友聚在一起,大吃一頓以示慶祝。其實大家也心知肚明,過生日只是又向黃泉邁進一步,何樂之有? 卻也彼此心照不宣的一齊歡唱生日快樂 ! 所以,每說一句「生日快樂」時,總讓我覺得是在自欺欺人。儘管社會學家處心積慮的列舉出洋洋洒洒的慶壽儀軌與功能,也從人性尊嚴談到存在價值。但這是否又是一種障眼法呢? 真正對我們的人生有什麼助益呢? 若沒有這些,人又會如何過自己的日子呢? 在中國,年齡有許多別稱,各有其一定的意義。六十歲稱為“花甲”。古人用天干、地支作為紀年的符號,天干是甲、乙、丙、丁……共十個;地支是子、醜、寅、卯……共十二個,按甲子、乙醜排下去,每六十年一個循環,故六十歲稱為花甲之年。今天不管是不是我的生日,突然要從五字順位跳到六字,不免心驚。六十年這個數字到底代表了什麼意義呢? 我不得不把自己從洒脫、自在、無礙或糊塗的框架中拉回現實與時間的走軸上,從新審視一翻。 放下了乘客,他祝福我有個美好的一天。不禁自問,我會如何面對花甲之年的生日呢? 我會如他所說去教堂祈禱嗎? 若是去了,我的祈禱詞又會是什麼呢? 過去不曾慶祝自己的生日,並一直以此為傲,自以為不執著、無罣礙,不隨波逐流。但這種自以為是的灑脫,是否是一種虛偽或是下意識的在逃避人生真象呢? 六十歲這個數字所代表的意義深重,是六十年生命的總和,是每個剎那生滅的延續。如果有一條繩子繫上六十年中所曾經湧現的每一個念頭、每一縷情緒,每ㄧ絲感覺,這條繩子會是個什麼樣子呢? 人之所以活著,不就憑著這絲感覺嗎? 除了感覺,人還有什麼呢? 沒有,人除了感覺,一無所有。 把車開到柳溪岸旁,注視著淺淺的清流,我開始捕捉在腦海中一一浮游過的感覺,大的、小的、強的、弱的、清晰的、糢糊的…。我依著腦中逐一流出的訊息,快速的寫下我所熟悉的ㄧ生:無知、愚蠢、委曲、惶恐、徬惶、苦悶、害怕、憂慮、自卑、怯懦、叛離、反抗、探討、追尋、受傷、刺痛、鬱悶、不安、憤怒、猜疑、嫉妒、鄙視、迷惑、迷失、孤獨、寂寞、悲傷、羞恥、忿恨、心碎、失望、絕望、放棄、逃避、孤立 … 眼淚不禁簌簌流下;既而,我努力的搜索著,是否曾經有些愉快的經驗,最後遲疑的下筆寫出: 心安、理得。 我走到溪邊,坐到大石上,心中無事,清澈透明,感覺像隻雲雀輕快的飛著唱著。柳溪淙淙,流過布滿溪面的嶙石,偶而濺起水花。我聽到自己輕輕的祈禱「嘿 ~ 小女孩,生日快樂 !」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http://writemyessay4me.org
  • News from Philadelphia Chinese Opera Society (7-9-2010) 老中青京剧名家 演绎国粹经典 Philadelphia Chinese Opera Society Presents A Special Chinese Opera Performance 青春偶像李阳鸣–野猪林 梅花奖得主秦雪玲–拾玉镯 著名铜锤花脸康万生–铡美案 Philadelphia Chinese Opera Society and Chinese Students & Scholars Association at PENN jointly present a Philadelphia premiere, a cultural feast of three classic Beijing Operas about love, betrayal, justice, & honor, all in bodied in this selection, full of drama and heart wrenching emotions, featuring world ...
  • 随笔两则 – 趙榮基 随笔两则 趙榮基 (1) 話家常 日日中飯吃中飯 常常晚餐很晚餐 這是我今天早上四時醒來後, 在的路上偶而拾得這十四個字, 組合而成此聯, 寫下跟大家分享.敬請教正. 幸甚! 上聯第一個, 如此而已. (2)一筆生意 有此一說, 那地方政府槍斃死刑犯的那顆子彈, 要求死囚的家人付帳, 如果一顆子彈打不死, 第二或第三顆子彈也要付帳. 而被槍斃的人, 人体可再用的噐官, 如眼角膜, 肝臟, 腎贜等, 全摘去販賣, 這是一筆妙絕千古, 無本万利的生意. 公平嗎? 我的天!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The http://www.essayprofs.com first pump that would give regular doses of medicine
  • The heat made me do it by Hsiaomei Tsou The heat made me do it —— Hsiaomei Tsou Buying a house in Las Vegas, at the height of the housing bubble, was like catching a contagious disease. You’re so afraid you’ll miss out on the opportunity to ride the money tide higher and become richer. Your relatives are already there. Your friends are moving there. ...
  • NYCOS Newsletter (6-23-2010)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You are writing an research paper writing service by http://www.writemypaper4me.org/ essay on computer security.
  • Recollection of A Trip by Hsiaomei Tsou Recollection of A Trip Hsiaomei Tsou To be able to travel far with grown up children really is a blessing. Last November, my daughter Akemi came home and asked me if I would like to take a vacation with her to Egypt. Akemi and I live on two separate continents. I live in New York. ...